“低调”徐翔公开反对文峰股份关联交易案:提前“唱反调” 涉嫌泄露内幕信息吗?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3日
       北京报道, 在他出狱四个月后, 11月19日, 徐翔罕有表态, 公开反对文峰股份(601010.SH)18日晚宣布的收购事项。据媒体报道, 徐翔回应称, 文峰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涉嫌转让利益, 因此明确坚决反对收购计划。收购文峰股份存在诸多疑点。
       不仅被徐翔公开“处罚”, 还收到了监管部门的询问。此外, 有律师认为, 在召开股东大会进行公开投票之前, 徐翔是否涉嫌通过媒体公开投票提前泄露内幕消息也值得商榷。对此,

19日下午,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文峰董事会秘书室和证券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股东大会前的一切都存在不确定因素, 后续发展需以公告为准。
       收购案充满疑点。 11月18日晚间, 文峰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 全资子公司文峰科技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关联方江苏文峰汽车连锁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南通文峰威恒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南通恒仁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启东文丰恒隆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徐州文丰伟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
       根据公告, 本次交易总金额为5.37亿元。公告称, 威恒汽车、恒人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威捷汽车的主营业务为汽车销售服务,

交易价格分别为4.65亿元、2960万元、530.74万元和3749.6万元。对于交易价格的评估方法, 文峰解释说, 上述四家公司均采用收益法和资产法进行评估, 但最终评估结果分别为收益法、收益法和资产法。 、资产法, 在两种估值方法中均具有较高的估值价值, 估值增值率分别为393.77%、182.30%、11.66%和204.67%。文峰股份表示, 本次交易是上市公司现有零售业态与线下整合汽车零售业态的战略布局。通过线下门店和奢侈品牌新能源模式, 相互引流、联动营销, 将有效形成上市公司新业绩。增长点。同时, 公司认为, 本次交易完成后, 将增加上市公司收入规模, 进一步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和业务结构, 有效促进各方优势资源整合, 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 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和当期产生积极影响。对财务状况无不利影响。交易所对该交易持怀疑态度。 11月18日, 上交所迅速发出问询函, 要求文峰额外披露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转让利益的情况, 并要求公司额外披露本次评估的主要参数和确定依据。显示了收入增长率、毛利率、成本费用率、折现率等, 以及预测期和永续期未来现金流量的详细计算过程。此外, 还要求公司说明交易大幅升值的原因和定价的合理性, 以及业务相同的四家公司。公司使用不同评估结果的原因和理由。记者了解到, 本次收购已于2021年11月17日召开的文峰股份有限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 相关董事回避表决。本次收购尚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徐翔公开表示反对, 上交所没有等待文峰股份的回函, 而是提前获得了徐翔的投票结果。东方财富数据显示, 徐翔的母亲郑素贞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 占比14.88%, 目前这部分股份已被冻结。需要说明的是, 本次收购文峰股份构成关联交易, 但不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 仍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供股东审议。此外, 本次交易尚需通过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经营者集中审查, 能否最终落实尚存在不确定性。文峰股份在公告中提醒相关风险, 称本次交易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11月19日, 据《证券时报》等媒体报道, 徐翔公开表示, 文峰此次收购资产价值过高, 质量一般, 公司大股东涉嫌掏空公司利益。上市公司。 “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明确认定被冻结资产之前, 我们不希望文峰采取这种不合理的收购方案,

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和股东权益。”徐翔明确表示坚决反对这一收购计划。未来将在公司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股东大会前夕, 徐翔通过媒体公开表达了投票结果。是否涉嫌提前泄露内幕消息?根据相关规定, 在表决结果正式公告前, 公司、计票人、监票人、主要股东、网络服务提供者等参与股东大会现场、网络等投票方式的相关方负责为投票结果。保密。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徐翔作为文峰二股东的亲属, 公开表示将投反对票, 大股东因交易原因不得不回避。关联方交易。不是很清楚。是否涉嫌泄露内幕消息也值得商榷。前述律师分析, 如果徐翔投反对票, 且第一大股东需要回避关联交易, 本次收购可能会失败。一是徐翔持股较多。二是徐翔通过公开演讲等方式对此次收购产生了更多关注, 他的观点很可能引起其他股东的效仿。公开资料显示, 1978年出生的徐翔曾被市场称为“宁波每日极限敢死队”、“私家一哥”。 2017年1月, 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被判处五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2021年7月9日,

徐翔出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