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7日
       有人问我为什么窗外有这么多故事。我笑着说:“因为我要的光太多了!”剪了一段时间, 满脸飞花的脸红滴落下来。我不是女人, 不会以万千柔情对待自己的言语, 更不可能用水袖轻轻一挥, 隔着玄窗诠释漂泊的梦境。
       我只想飞越时间长廊, 吹一季宜人的风,

看着一片叶子如期而美丽的落下, 当纯洁的花朵落在窗台上, 湿手去捡。还记得, 那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到心灵的尽头。有一次, 我走不出月光, 走不出“不断”二字, 走不出一潭浮华, 走不出平静的心境。其实纠结的还是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开窗。
       大漠出不来的是迷茫, 秋水荡漾中出不来的是平静;每天傍晚的清脆,

是散在暮色中的风的啁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