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和烟草专卖制度的败坏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5日
       1)垄断制度是封建社会的残余。新中国的垄断体制:虽然在计划经济时代一切物资都由国家控制, 但盐、糖、烟、酒的传统垄断仍被称为“垄断”。其中, 食糖垄断几乎消失, 只有组织名称有残留,

称为“糖烟酒”, 为首。盐业垄断基本放开。垄断虽然有名无实, 但只履行监督检查职能;我对酒的了解不多, 但是国内有很多高利润的葡萄酒公司, 这并不奇怪。只剩下烟叶控销两头的老鼠:一方面, 它已经加入了控烟公约, 控烟的决心也更早下定了。
       目前控烟工作交由卫健委负责;垄断仍然难以释怀, 尤其是地方政府和烟草公司, 他们的利益所在,

他们仍然执着于烟草收入。 2)烟叶专卖的两个目的:控烟, 通过政府设定的销售收入获得返还资金。偏离这两个方面的目的的执行, 在计划经济时代, 在行政手段的管理下是有效的。褚时健行为的所谓成功, 在于利用了经济体制转型与垄断体制初衷之间的差距。
       在烟叶整体定价由政府监管的背景下, 通过扩大生产和销售,

以及非销售行为(如行贿和所谓的所谓贿赂“白条转让”), 获得高于同行业的高效益——不仅是经济利益, 还有政治利益。
       这几乎是第一代“改革者”的共同特点, 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对兔子的死产生共鸣也就不足为奇了。.褚时健的破坏性作用暴露了垄断制度两个目的之间的利益冲突, 破坏了国家制度。
       改革初期的控烟专卖与民国时期的烟土专卖类似。一方面, 国家制度旨在控制烟草和控制销售收入。另一方面, 地方政府出于自身利益需要关注后者, 从而导致控烟垄断的失败。
       当地的烟草和土地垄断变成了广泛的鸦片种植和猖獗的贩毒活动; 1980年代控烟垄断的腐败, 与褚时健的“成功”无异。美国实行小政府模式。中国控烟的成败在于体制内外的博弈, 中国控烟的成败在于体制内的博弈。从目前来看, 实施的第二代控烟体系仍有可能失败,

只要体系中还存在烟草利益的代表:只要烟草公司存在一天, 国家层面的控烟就会仍然重复;政府仍然依赖烟草收入, 地方控烟不太可能成功。从制度设计上看, 行政部分和监督部分要分开, 人事、财务和日常管理要分开, 比如明代的六部六科制度。例如, 在纪律方面, 我国过去实行“部级纪委”制度:各部门纪委, 特别是纪委领导, 参与部门日常工作, 担任该部门的副领导。猫鼠之间的纠葛太多;甚至有很多纪委人员直接参与部门违纪违法的案例。现在建造与“部纪委”相比, “部级监察”体制进行了改革, 但随着体制的改弦易辙, 其人员中仍有不少是旧“部级纪委”遗留下来的, 制度必然相关。不进一步改革, 就难以避免被他人利用的制度漏洞。控烟专卖制度也是如此, 从“控烟专卖”变成了现在的“控烟专卖”, 未来必须变成“控烟”, 从政府职能中去除利益驱动。至于褚时健, 历史不可避免地写道:“建国初期, 为了控制烟草而建立烟草专卖店, 褚时健把它卖到全世界, 他的政治就开始偷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