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球环境治理的伦理转向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9日
       2017年1月, 习近平主席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讲话, 提出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的世界, 清洁和美丽。
        4 月, 习近平主席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呼吁各国“共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作为中国完善全球治理和世界生态文明建设的大计,

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倡议, 正在推动全球环境治理的伦理转向。
       环境伦理缺失影响全球环境治理。人类一直痴迷于技术进步而不是道德进步。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伦理道德的缓慢成长, 导致地球生态系统被任意改变, 环境状况不断恶化。全球环境变化其实是人类道德缺失造成的。归根结底, 这是一个伦理问题。然而, 国际社会主要依靠科技和制度来应对, 而不是通过将环境伦理注入国家之间、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来寻求彻底的解决方案, 从而造成全球环境治理的严重赤字。一是缺乏价值目标。由于环境伦理尚未跨越国界, 尚未锁定在人与人之间, 各国早就缺乏命运共同体意识, 没有意识到人类生而为生态共同体, 人与自然是生态共同体。生活社区。进而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共同的价值目标。二是责任心弱。
       对于全球环境治理而言, 国家作为主体, 一直缺乏为自己国家服务、服务他人的方式。对国家、人类和其他物种的繁衍和生存的责任感。因此, 各国是否参与、参与程度如何, 完全由各国自己决定, 最终陷入集体行动的困境。三是驱动力不足。当前的全球环境治理就像一辆两轮车, 只有科学的轮子和制度的轮子,

没有提供牵引力的伦理轮子。此外, 由于治理目标设定和职责分工存在较大差异, 各国难以真正齐心协力, 导致国际合作治理力度与全球环境变化程度不匹配。为全球环境治理提供伦理支持 全球环境治理需要伦理价值观的引导, 否则就会迷失方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对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的本质启示, 主张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 各国是命运共同体, 建立环境保护社会人与人、国家与国家、人与自然的关系。伦理、国际伦理和自然伦理。这三种伦理叠加形成的全球生态伦理正在推动全球环境治理。确立价值目标。人类命运共同体呼吁各国弘扬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伦理精神, 培育团结共生的全球伦理意识, 最终将生态危机迫在眉睫的“地球村”建设成清洁的“地球村”。和美丽的世界。这确立了全球环境治理的价值目标。强化责任意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是认识到人类, 包括个人和国家, 都应该基于自身的身份承担起应有的责任。由于人类只有一个地球, 每个地球世界各国共存, 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是责任共同体。所有国际行为者都应该有责任感和愿意承担保护全球环境的责任。增加推进力。由于各国在相关责任分担上存在严重分歧,

部分国家搭便车, 推动全球环境治理的动力严重不足。
       人类命运共同体确立了国家关系新范式。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创新传统逻辑, 增强国家环境保护责任感, 为全球环境治理提供新动力。命运共同体的全球环境治理需要伦理转向。随着全球生态危机的日益严重, 各国形成了生死攸关的命运共同体。这就像坐在同一艘因故障而处于危险之中的航天器。此时, 我们必须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避免自我毁灭的想法。为此, 改善全球环境治理需要道德转向。首先是动力系统的全面升级, 即从两驱升级为三驱。由于没有污染环境的内疚感, 人类一直依赖技术和制度来驱动全球环境治理, 其有效性和公平性不足。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 应该为全球环境治理增加一个伦理轮, 不仅可以全面完善全球环境治理的动力体系, 还可以促进法律制度和技术的环境友好性。 , 加快治理步伐。二是价值取向的正确校准, 即从国际环境正义走向全球生态正义。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的普遍安全和清洁之美在美丽的世界中, 全球环境治理需要超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国际环境正义, 追求全球生态正义。世界环境正义致力于实现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富人与穷人、今世后代公平分享环境利益、公平分担环境风险、公平分配环境责任。此外, 国际环境正义应进行“种间”延伸, 即人类应考虑其行为对其他物种的影响, 因为人类与其他物种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最后,

治理支点发生根本性转变, 从国家环境主权转向全球生态责任。
       对于全球环境治理而言, 人类命运共同体揭示了人类“共生共荣”, 各国应共商共建共享。其中最重要的是责任共担, 即环境保护的责任共担。在当今主权国家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作为或不作为将对其他国家造成严重影响的时代, 需要对主权国家设定相应的环境保护责任, 使其不再推卸责任, 与“责任共担”联动。以“有区别的责任”。